价值投资者总是忍不住过早抄底,李大霄也是自2015年8月就提出了婴儿底,此后经历了长达3年多横盘和下跌,李大霄也背负了巨大压力。但实际上,当前诸多蓝筹股的股价已在当年之上。

一场知网充值规则引发的普通民事消费诉讼,并不足以回答具有普遍意义的公众对期刊资源和版权市场的诸多疑问。在事实上攸关“不特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知网争议中,有理由期待更进一步的消费公益诉讼能真正明晰和化解问题。破解知网争议,需要强化版权领域的市场机制调节能力,充分发挥司法在破解社会争议中的作用。